I will be back......阿諾要上身了咩?

目前分類:夢の相談室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並沒有讓自己陷溺在這樣的情緒中太久,輕輕地掙脫了她的擁抱,我牽著她的手,走向深處。我仔細地打量環境,過不多時,給我摸索出牆壁上有點機關,我啟動了它的裝置,把男人給我的手指頭按捺在一個淺淺的凹槽中,門沒有意外地開了。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人輕輕地拉了我的衣袖,當然是她。我轉身看了她,她也深情地回望我,我胸中的怒火霎時平息了下來。過去就算了,至少我可以避免同樣的錯誤。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慢慢地靠近男人,檢視了一下他的傷勢,失血過多,眼看撐不了多久,而且這裡又是荒僻之處,送醫也只是多此一舉。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遲疑著,不知道要怎樣拖延時間。「等入夜吧!」我疲倦地說,然後就抱著她坐下,不再理會男人。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和她大吃一驚,但我隨即恢復冷靜,是我太大意了,男人怎麼可能沒在我或她的身上搞鬼。畢竟我脫離那裏有一陣子了,連這麼基本的事情都忘了。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開了很長一段路,我在一堆廢墟前面停了下來。

她有點吃驚地看著我:「這裡?這裡不是上次報紙登的縱火地點嗎?」沒錯,我帶她來到那個偏僻的煙毒工廠,自從被縱火之後,這裡已經變成廢墟。上次聽男人的說法,這裡應該已經被棄守了,雖然我是因為舉報這裡才曝了光,讓男人察覺我的行蹤,不過不是有這種說法嗎?最危險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應該沒想到我會藏身此處,我決定冒險一試,何況我們現在大概也沒有別的地方可去了。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當天夜裡,我潛進了官邸。

下午三點,決定我和她命運的時點即將到來。我隱身在事先挑的好位置,準備執行我的任務。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走出去之後,我開始思考如何執行任務。男人叫住了我,給我一個大紙袋:「你會用得著的。」他意味深長地說著,便揮揮手讓我走了。我不發一言地接過,掩不住臉上的嫌惡,然後以最快的速度離開。

我暗自盤算著,我對政治人物一向沒有好感,總統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但要我隨便取人性命,仍然非我所願。當務之急,還是先冷靜下來擬定策略。我找了個隱蔽的旅館房間,開始檢視男人給我的紙袋,裡面有明天慶典的詳細時程,總統預計會露臉發表長達十五分鐘的演說。連假證件、場所的逃生路線及密道都有,男人對我可真不壞,我不屑地撇了撇嘴。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半個鐘頭之後,我的門再度被打開,她進來了,但卻不是自己好好地走進來,而是呈現昏睡狀態,躺在活動擔架上被推進來。男人揶揄著說:「我遵守了我的諾言,你看到她了,她也還活得好好的。」

我憤怒至極,但我強要自己冷靜下來:「我剛剛說了我要跟她說話,請你迴避。」男人有點詫異,但仍然答應了我的要求。他們全數撤出了,現在房間裡只剩我和她。我仔細端詳著她有若睡美人的臉,她看起來很安詳,似乎沒有受苦,也沒有不安。我愛憐地輕撫著她的長髮和臉頰,嘴唇窩在她的耳邊細語,看起來就像一般情侶在情話綿綿,只是她沒有回應。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無意識地瞪視著男人,或許時間長了些,男人立刻警覺地看著我。「你不會想要催眠我,向我下指令吧?你不會以為我有這麼笨吧!我會讓你有機會對我做手腳嗎?像你這麼危險的人要放在身邊,我早就做了各種安全措施。」

聽他這麼一說,我反而認真地打量起男人來。他戴了眼鏡,嗯,好像我和他正式打照面以來,他就開始戴眼鏡。他以前是不戴的,或許鏡片有其特異之處。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所謂的休養和準備,說穿了根本是一連串的酷刑。從早到晚,我被迫接受一大堆的測試,以及接受一些我不願意去深究的藥劑注射。雖然我不確定它們的作用,但從男人看到數據報表後滿意的神情,我可以知道一切應該如他所望。

我想男人應該在測試及注射中讓我補充了他之前所謂的酵素,我的確開始想起一些三年前的事情,一些不堪的往事,那些我應該希望永遠也想不起來、不惜拋棄過去的一切也不想再與之有所牽扯的往事……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我暫時忍著不動,只努力轉動眼珠想看清房間內的狀況。過了一會兒,我才恢復視力,但立即聽到從牆上的擴音器中傳來男人的聲音:「這麼快就醒來,表示你狀況很好,我就知道你沒有荒廢。」男人的聲音中竟然透出一股喜悅,不過我很清楚他可不是為了我高興,八成是那個勞什子的任務,少了我會很麻煩。令我吃驚的是,他們不知道用了什麼樣的設備監控我,竟然馬上就發現我醒來了,或許是紅外線之類的,看起來我必須更加小心,步步為營了。

「我很不舒服,想要喝水。」我故意用著略帶虛弱的口吻說話,不想讓他完全掌握我的狀況,不過我也不完全是裝的,現在旁邊如果有人,我恐怕一個也撂不倒。而且反正他已經發現我醒來了,裝睡下去也沒什麼意思。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我得把指甲狠狠刺進自己的掌心之中,才有辦法忍住想撲到他身上掐死他的衝動:「任務?什麼任務?」

「你現在不需要問那麼多,等回到基地,看你的記憶回復的狀況再說。」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我離開的原因是什麼?」我竭力使我的口氣顯得平淡,好像只是在問他現在幾點。

「你說什麼?」他似乎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他挑了挑眉,「我可沒說過我對你的能力一無所知,別忘了,你「曾經」是我的手下,所以你別再跟我玩花樣。」男人故意在曾經兩字上加重語氣:「我只是問你程度到哪裡了?」

聽起來他對我敵意漸生,我得小心應對,不能再激怒他,想了想:「你也知道,我的能力的發動要靠眼神的接觸吧?」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怎麼找到你的?哼!這可以算是拜你自己所賜。」男人露出諷刺的淺笑:「之前有個偏遠山區的煙毒工廠遭到焚毀,你還記得這件事情吧?」

「嗯,報紙登得不小。」我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雖然我之前已經心裡有數,但聽到他說得這麼坦白還是略感吃驚。這個男人到底了解我多少?我以前真的為他工作嗎?做的是什麼樣的工作?我又是為了什麼離開?

「你的程度到哪裡了?」他毫不放鬆地追問。看起來他真的很在意這個問題,到底我要讓他知道多少,對我會比較好,我實在沒有把握。驀然,我想到那個夢,我在公園注意到他時當晚所做的夢,我夢到他在問我問題,但問了我什麼我已記不得。到底那個夢只是偶然,還是他跟我具有同樣的能力。如果他具有跟我同樣的能力,他應該不需要詢問我本人,直接侵入我的夢境不是省事?而且如果他具有跟我同樣的能力,那麼我對他就不是太有用。就算他具有跟我同樣的能力,但如果他不知道我已經察覺到這點,那麼情勢對我還不是太不利。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進入車子之後,我和那個男人面對面而坐。我們互相注視了一會兒,還是由他打破沉默。

「你還記得多少?」他單刀直入地問。他這樣的問法讓我感到有些錯愕,一時不知如何回答,我在腦中瞬間轉了無數個念頭,但我猜他想必對我有一定的認識,隨口胡謅對我未必有好處。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絕大部分的人睡覺時都會作夢,只是醒來時多已不記得。就算剛醒來時記得,過了一會兒也就忘了,只會記得自己曾經作夢,卻很難想起到底是作了什麼夢。

不過像我這樣在睡夢中被人叫醒的,只要立刻回想,就可以記起剛剛作夢的內容。饒是如此,我能夠記起來的部分還是不夠多。在夢中,我和他的情形,就像是我和那些被我懲罰的人的翻版,只是有一點不同,那就是主客易位。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不知怎地,我似乎開始出現異狀。

最近每天早上醒來時疲累不堪,體力變得很差,有幾天甚至累得幾乎下不了床。當然,這跟我的睡前運動無關。我暗自思索,我的體力原本就好得異乎常人,何況我經常在鍛鍊,忽然變成這樣實在是沒有道理。不過我反常的樣子,當然不可能沒引起她的注意,所以接下來的幾天,她竟然連續拒絕我的求歡。我當然覺得有些受挫,不過看到她擔心的樣子,我也就不再逞強。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