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ll be back......阿諾要上身了咩?

目前分類:RECOVER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尾聲

事情總算水落石出,我找到了親生父母(正確的說法只有親生母親,親生父親也已經過世了),在我們相認的十天之後,她安詳地離開人世。她很體諒我,沒有逼我喊她媽媽,她說她知道她幾乎沒有養過我,而養的恩情大過天,她只要在死前見到我就心滿意足了。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真相大白

「什麼?這不是我剛剛才告訴你的嗎?難道你早就知道了?」民宿女主人不可置信地說著。床上的婦人也露出驚訝的神情:「我……我曾經有個兒子?出生不久就送了人?怎麼我自己會不記得?我是曾經拿掉過一個孩子,可是送給別人這種事,我一點印象也沒有……」我苦笑著說:「就是因為你想要忘記,所以才來找我。你說你不久於人世,不想帶著遺憾走。可是你大概執念太深,我竟然消除不了。後來我靈機一動,想到之前曾經處理過另一個事件,那位婦人情形和你有點相似,她也是因為那時候生活困難,在生了三個孩子之後,把第四個孩子拿掉了,所以我試著用她的記憶,取代了你的記憶,沒想到竟然成功。」

「既然我想忘記,你又為什麼告訴我?你費了那麼大的功夫幫我的忙,難道現在卻要讓我死不瞑目?」

我不答反問:「你想回復你的記憶嗎?」

「要!」她很堅決地說:「既然你又開了這個頭,我當然要弄清楚。」

經過程序之後,我看著婦人的臉,從那五味雜陳、一瞬數變的神情看來,我知道她已回復了記憶。「你們要不要聽我說說一件很奇妙的事?那是我到花蓮來以後發生的。」不理會他們是否回答,我自顧自地說了下去:「我開始作夢,每一個夢都很清晰、很寫實,宛如真實的記憶。有一天,我夢到一名婦人,和一個抱著嬰兒的男人,走了很遠的路,從一間四周滿是雜草垃圾的破敗房子,走到一間漂亮的大房子,房子裡有一個和善的婦人,男人把嬰兒交給她,她給了男人一個紅包,男人想知道收養孩子的人是什麼樣子,和善的婦人就給他們看了照片……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細說分明

只聽著民宿女主人輕柔地喚著母親,床上的婦人有些艱難地睜開了眼睛,眼神渙散的她似乎沒有察覺我的存在,而我因為心情激動,一時也不知如何開口。還是靠她起了頭:「媽,這是我民宿的房客,他今天特地來探望你。」婦人勉強向我的方向看來,嘴角努力地扯了一下。我慢慢走向她的床邊,仔細端詳她的樣子,想把眼前的人和將近半年前的那張臉做個比對。她病成這個樣子,應該認不得我了吧!出乎我的意料,她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吐出了這幾句話:「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來這裡看我?」說著說著竟還想掙扎起身。

最驚訝的應該是民宿的女主人了,她沒有想到她的母親竟然似乎認得我,而我也沒有要否認的樣子。她趕忙將她母親上半身扶起,並在她身後塞了幾個枕頭以支撐,然後轉向我:「你認識我母親嗎?」我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先含糊地說:「算是有一面之緣吧!」「只是見過一面,我母親怎麼好像記得很清楚的樣子,而你也是。你們是在什麼場合見面的?」她追問著。「是有人介紹她來找我,我算是幫過她一點小忙吧!」是幫忙還是幫倒忙,連我自己現在也不能肯定。「你可以把來龍去脈好好地說明一番嗎?」從她堅定的語氣,看起來,她是不會放過我了。

「你確定想聽?這可說來話長。」我吸了一口氣,做好了心理準備。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前幾年我母親拼命地找,像發瘋一樣,只要聽到一點線索就到處奔波、甚至還差一點找到國外去,因為聽說當初知情的人好像移民到國外去了。不過差不多半年前,她忽然靜了下來,好像沒有那麼一回事。」

「那時候她已經知道她的病情,我們想她大概死心了,為了讓她安心治療,我們本來就都不敢提,這下更是裝作不知道。」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尋根之旅

不管這些記憶為什麼會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我的夢境,在弄清楚之前,有一件事是我想要立刻去做的。我要找到那名可能是我生母的婦人。雖然這一切似乎很無稽,而且我也還沒有任何證據,不過我心裡幾乎已經可以肯定,三十年前有個小嬰兒的命運有了重大改變,而那名嬰兒就是我。

因為怕麻煩,也不想跟他們有所牽扯,所以我從來不詢問那些來求助的人的姓名,甚至連他們是怎麼找上我的也不過問,當然更不會留下他們的聯絡資料。事件解決完了之後,我就以一種送走瘟神的心態,速速把他們打發走。這下可好了,我要上哪兒去找那名婦人?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反撲或是禮物

我平靜地從夢中醒來。不,或許是太驚訝了,使得我反而異常地冷靜。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一直到我作了那個夢。

我置身於一個陌生的所在,看看四周,一排破敗矮小的平房,附近一片荒涼,雜草垃圾滿佈,任誰也會覺得生活在這裡的人們是在為生活掙扎的一群。我感到心情沉重,彷彿有大事即將發生。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一轉眼,我來到花蓮已經三個月了。

花蓮民風淳樸,人口也不算密集。因為大眾運輸工具不發達,絕大多數的人出門都是開車,部分騎摩托車,跟台北那種萬頭鑽動的樣子比起來,路況算是清爽了,另有極少數騎腳踏車。平常的日子路上車輛並不多,所以車速都飆得老快,聽說時速在六十公里以下當地人就覺得是塞車了,在我這老台北的人聽起來,真是好氣又好笑。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從消除到回復,我的能力竟然有這麼戲劇性和諷刺的轉變(還是該說進化?它還會不會變出什麼新花招?),不過這更加使我確信我只是件工具而已。人們在我這裡「寄放」他們的記憶,真想要回時仍然可以「提領」。

這段不算太短的時間所帶給我的壓力使我身心俱疲,我想我必須要暫時脫離目前的生活。幸好我現階段是一個自由工作者,加上我並無任何親人,對於我的財務狀況我也很小心,只要把手邊的案子了結一下,就算是消失在這個世間,也不會給任何人帶來麻煩或困擾。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自從上次與那位老人一會之後,我越來越謹慎,非不得已我不再出手。老是做著這人不人、神不神的事,會不會有一天人神共厭?

會擁有這樣的能力並非我所願,一旦有了這樣的能力不拿來幫助別人,我又覺得於心有愧。如果他們的苦難就是屬於他們的試煉,那麼我的試煉是什麼?修煉成「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種胸襟的大智慧嗎?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消除之後是取代,我的能力到底還能做什麼,我已經不想深究了,打算順其自然,等碰到了再說。

人家說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在面對困難時,所激發出來的潛力,常常連當事人本身都始料未及。有時候我在報章雜誌電視上看到有些遭逢極大變故、後來獲致極大成功的人,或許是被老公拖累、欠下大筆債務後,獨立支撐起一家生計並開創出一番屬於自己的事業;或許是自己或家人是重症病患、努力求醫之餘不但自我進修且組織互助團體,為其他病友謀求福利不遺餘力。這些人大部分看起來如你我一般平庸,甚至有些其原本之學識均屬於弱勢一族。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在我思索的同時,我並沒有停止我的「工作」,在我理出一個頭緒,想清楚我的能力的意義之前,我只能暫時繼續。

我處理過的事件,包括了失去多年寵物狗以致於幾乎精神崩潰的老婦人、還有幼時被性侵害所以對異性恐懼痛恨莫名的年輕女子,我無法眼見他們的痛苦而視若無睹。還有年輕時因一時貪念作祟,私吞了公司帳款卻不敢承認,使無辜同事入獄,自此受良心煎熬悔恨二十餘年的老翁。我跟他們一一確認知道該事件的有哪些人,有沒有留下任何書面紀錄(我可不希望T的情形再度重演),然後讓他們帶著平靜的心離去。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有道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各種阿里不達的事尤其流傳得快,就像一個老笑話講的「總經理吩咐秘書把某份文件標上『密件』,因為他想要全公司的人都看過一遍」,我以為我要求我的每一位「客戶」拉上嘴巴的拉鍊,但我的能力還是以超出我預期的速度在傳播。不過令人欣慰的是,我誘使客戶說出關鍵句的功力也進步了。

我有時候難免還是會想,我這樣做,是對的嗎?對那些人是真好嗎?人生在世,誰都會受傷,都會有不愉快的往事,裝作沒有這麼一回事、忘記了就好嗎?我對於心靈雞湯、前世今生或是什麼靈修之類的書,從來不涉獵,雖不信服但也不排斥,我的個性向來便是既不迷信也不鐵齒,但所謂人生課題之類的說法,還是略有耳聞(誰叫我們處在這樣一個資訊入侵的時代,管你想不想知道,就是會進到你的眼中耳裡)。如果那些挫折遺憾是他今生的課題,我這樣是否剝奪了他思索修行的機會;如果真有來生,他是否還是得重複遭受相同的折磨。早死晚死,都是個死;早想通晚想通,還是得想通。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我看著眼前的這個中年婦人,然後在心裡把T罵了十遍以上,保證讓她耳朵發癢到以為得了中耳炎的地步。

「那個……是T叫我來的,她說你可以幫我的忙,所以我就來了,真的很冒昧,不好意思。」婦人的年紀快要可以當我媽,長相普通,年輕的時候大概吃過一些苦,神情也有些憔悴。看起來頗為羞赧,人又客氣,害我想拒絕也不知如何說出口。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缺角的拼圖

「沒錯,妳說出了我想說的話。」我思索了一下,慢慢說出:「其實我一直覺得,人就像是一幅拼圖,他對人、事、物的記憶,構成了他這個人。他記憶中最重要且牽連較廣的部份,比方他的家人、愛侶、親密的朋友、工作等,就是拼圖的主要構成部分,是辨識一幅拼圖不可或缺的;而其他比較次要、不相干的部分,就是拼圖中邊邊角角的地方,缺少的話雖然不好看,但並不會影響構圖。」

「記憶像拼圖?」她很感興趣地聽著:「真是有趣的說法。」

「我在想,妳記憶中有關K的部份,真的被我消除了嗎?那麼代表那塊記憶的拼圖到哪裡去了?」

「依照你的說法,K只是塊邊邊角角。」她扁扁嘴:「沒了他對於我的生活簡直沒有影響,我之前的淚濕枕畔到底算什麼呀?」

「那叫少-女-懷春-」我故意把少女兩字拖長,挖苦她一下,「不過我也還搞不清楚,這只是我的一些想法罷了,到底是不是這樣,我也不敢肯定。我甚至還不確定我是不是真有這種能力呢!」

「我們光在這裡討論也不是辦法,不來實際演練是不行的。」她堅定地說:「我們快走吧!」說完就拖著我走出那家咖啡店。

說實在的,連我自己都很好奇,確認一下應該不會發生什麼太嚴重的事吧!事到如今,我覺得自己已經無法回頭了。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到底是什麼樣的能力?

「好了好了,都還沒確定呢!妳別興奮過頭了。」我有點啼笑皆非,好像只能被她牽著走了。「不過這畢竟不是可以鬧著玩的,撇開我是不是有這樣的能力不談,每個人跟其他人之間的聯繫,是不容許任意斬斷的,一但做了這樣的事,影響的層面到底有多大,妳想過了沒有?」

「還沒有,」她很坦白地說:「所以我們要來好好地想一想。」

「我想,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有深有淺,或許因為妳只是暗戀K,所以很容易消除,而且消除了那部份的記憶也無所謂。」

「我也只告訴過你一個人。」

「說不定那也是條件之一,知道的人越少,影響層面越小,就越容易消除,也不會有後遺症。如果知道的人很多,而消除的只有那一個人的記憶,這樣就會造成當事人記憶的混亂,大家都知道只有他一個人不記得的事情。」我接著說:「不過像妳有寫日記的習慣,就還是會穿幫。」

「是呀!」她吐吐舌頭:「下次我要請你幫我消除記憶的話,得先檢查我的日記才行,來個徹底的毀屍滅跡。」

「妳甭費事了,」我翻了個白眼:「我可不打算在妳身上使用第二次了。」

「這怎麼可以,我可是你重要的實驗品呀!」她笑容一斂:「不過我不會再隨便請你消除我有關於人的記憶了,畢竟它們都是我的一部分,拼湊成我的人生。」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天的恩賜?魔鬼的詛咒?

「可是難道會有其他可能嗎?不然我們來做個實驗,我來想一件事情,然後你試著幫我消除看看好不好?」她熱切地看著我。「不好,這實在很胡鬧,不管我是不是有這種能力,我都不想隨便拿來測試,沒有必要冒這種無謂的風險。」「你是怕你真的有那種能力吧?」她露出促狹的表情:「放心啦!我想一件很小的事情就好,比方我昨天吃的晚餐之類。」

我不禁苦笑:「妳這是做什麼?這樣有什麼意義?」

「這很重要,萬一你真的有這種能力的話,事情可能會變得很大條。」她轉為嚴肅地看著我:「你不希望你一時脫口說出的話,造成別人的遺憾吧!」我吃了一驚,如果我真有那種奇特的能力,卻在不知不覺間說出不該說的話、寫了不該寫的字,的確有這種可能,而我竟然沒有考慮到。

「所以我們一定要來實驗,要好好地確認你的能力,然後妥善加以運用……」「等等,」這小妞越說越高興,簡直興奮得有點過頭,「什麼運用,真是亂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隱藏都還來不及了,用什麼用?」

「誰說的?水能載舟、也能覆舟,你這項能力,說不定也能為別人帶來幸福。」她恢復了輕鬆的表情:「看了我的日記才知道,為了K,我竟然有時候會在晚上偷哭呢!你讓我忘記了K,我的心情現在很平靜。」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心靈捕手

 「別鬧了!」我有些不悅地打斷她,「這太荒謬了吧!妳憑什麼說是我,誰知道妳是哪根筋不對了!」用力地喝了一口咖啡,差點沒嗆到。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你把我的記憶怎麼了

「妳不要開玩笑了,很無聊耶!」雖然有一股奇怪的預感,我還是硬著頭皮這樣講,希望T會如我所願地說她只是跟我鬧著玩。

「那個人到底是誰?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誰啦!怎麼會寫到他,可是我根本不記得我認識那個人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T連珠砲似的打了一堆,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回答。這時候網路忽然斷了,MSN出了大問題,暫時無法登入了。平常會氣個半死,這時候倒有點慶幸,可以避免T的追問了。而且她應該也跟我一樣斷訊,剛剛談話的內容就不會有紀錄,她如果再問起就來個死不認帳。有了!我們兩個的MSN字體顏色正巧一樣,就騙她眼花了沒看清楚那些其實是我寫的,是我暗戀K,嗯,就這麼辦。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漸漸地,我發現我能在別人開口之前猜出他要說的話。本來我對於我的能力還沾沾自喜,向朋友誇耀我宛如編劇。再接下來,我竟然連人家還沒說出口的話都可以感應到。那是一次和阿寶的閒聊,我順口提起他剛剛說的那家餐館真的如他所說的那麼好吃嗎?沒想到阿寶竟以一種異樣的眼光看我,說他只是在想,並沒有說出口。我堅持他說了,他硬說他沒有,我們簡直要槓上了,但後來還是不了了之。從那次以後,我開始覺得害怕,從此對於我的能力絕口不提,甚至在別人問起時也極力否認或輕描淡寫地加以遮掩過去。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