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ll be back......阿諾要上身了咩?

之前參加遊艇趴時就順便加入了一個Line的遊樂團,幾乎天天有活動出團。前陣子看到有人開了抱石攀岩團,雖然我平日四體不勤,不知怎的就是很感興趣,所以毫不猶豫報了名,還拖了朋友蘇菲下水。

 

時間來到今天,我誤判情勢,從捷運南港站走到目的地,一點多的酷暑走個我半死,還沒開始活動體力就消耗了一大半。

 

好不容易找到地點,發現主揪是個小帥哥Sky,心情也稍微好了一些,稍事休息等夥伴們大致到齊後,我們就開始了。

timeline_20180804_200631.jpg

timeline_20180804_200634.jpg

timeline_20180804_200638.jpg

 

 

timeline_20180804_200643.jpg

 

 

 

 

Sky先跟我們做了一些說明講解,攀岩其實是一個要大量運用腿力的活動,但我們因為自己的習慣,常常會用手來支撐,所以會感到很費力。

 

不過呢,我和朋友今天參加活動最主要的目的,除了稍微活動一下之外,就是要拍到一些美照/帥照,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們也真是豁出去的拼了,我猜我晚上應該會累得連滑手機的力氣都沒有吧。

 

timeline_20180804_200645.jpg

 

timeline_20180804_200646.jpg

 

活動完之後去吃了胖老爹炸雞和可樂慰勞自己。

timeline_20180804_200647.jpg

timeline_20180804_200649.jpg

文章標籤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博士極力爭辯著:「也許目前的制度並不夠完美,但是世上難道有完美的制度?如果一切交給自然法則,就一定是最好的安排?老天爺難道不會犯錯嗎?而且那些受到影響的人怎麼辦?難道要一輩子過著沒有性別的日子?更不要說比他們小一天一直到今天出生為止的那些人,他們的性別將會永遠受剝奪,憑甚麼以前的人做的決定造成的後果,要由小馬和其他無辜的人來承受?」

 

領頭的憤怒的扯開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了赤裸的身體:「那憑甚麼以前的人做的決定造成的後果,要由我來承受?你們看看這鬼藥劑是怎麼對待我的?我滿二十歲的時候也注射了,卻沒有發揮應有的藥效,搞得我不男不女,這二十年來都活在痛苦之中,難道我不無辜?誰又能幫我修正?」說著他看向海柔:「我這副德行,像妳這樣的女人會看上我嗎?」接著又忿忿地補上一句:「既然我終生都得這樣,那我就拉人墊背,毀掉一切......

 

「你不是唯一的。」一個聲音打斷了領頭,大家循聲看去,竟然是海柔,她緩緩重複了一次:「你不是唯一的。」說話的同時她也解開了衣服,在場的人都不敢置信,她隨即整了整服裝,繼續說道:「我也怨過,也想方設法過,但都不得其解。不過後來我想通了,如果這是我的命運,那我也要活出屬於我的精彩。性別當然不是不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身為一個人,我想成為甚麼樣的人,這是我自己可以掌控的。」海柔頓了頓,看向領頭的:「但我同意你,不需要有人來扮演上帝的腳色,我也反對目前的性別制度,也許它立意是良善的,也解決了部分問題,但卻衍生出其他問題,我在有生之年,會努力去推動儘速廢止這項性別政策。關於性別以及性向,我們需要的不是控制和壓抑,而是教育,以及尊重。」

 

小馬及其他人也誠懇地說:「我們也都會全力協助,希望能早日成功。」

 

領頭的一陣愕然,低頭不語,半晌才抬起頭來,臉上的線條也變得稍微柔和了一點點:「我想再和你好好聊聊,但我想我得先彌補我犯的錯吧。」

 

吳醫生在一旁忍不住開口:「我會努力做研究,希望可以讓你們成為原本該有的樣子。」

 

領頭的和同夥被帶到警局了,海柔陪著他們。小馬和其他同天生日的孩子們順利的注射完畢,走出醫院,外面的陽光是如此耀眼,大家相視而笑,一起邁開大步向前。

文章標籤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馬和曉青被抓到領頭所在的診間,領頭的冷眼看了他倆,用著嘲諷的口吻對著小馬說著:「看起來我們這位朋友還沒經過程序啊?你知道你現在這樣子就像是個半成品,說得直接點或殘酷點,根本就是瑕疵品。」轉向曉青:「這位美少女,我勸妳不要蹚這個渾水,我也無意亂殺人,只要你們別跟我作對,我可以放過妳們。」

 

曉青勇敢地直視領頭:「我可以了解你對這制度不滿,但你究竟想做甚麼?」

 

領頭的冷笑幾聲:「我要徹底破壞這個體制,先把培育室毀掉,從今天開始就不會再有不男不女的東西從培育室出來, 然後我要總統宣布廢除目前的性別政策,不准再搞這些撈什子,要小孩的人自己在家搞出人命就好。今天午夜前總統還不下令的話,我就把所有的性別醫院都炸掉,用我的方式來終結這個制度。」

 

正說話間,海柔一行人也到了診間,聽到了領頭說的話。

 

大個兒大吼一聲撲向前,但立刻被手下制服,小博士忍不住飛身擋在大個兒身前,也一併被捉。大個兒低聲向小博士說道:「我就是個衝動的蠢蛋,妳幹嘛跟著我?」小博士也用幾乎細不可聞的聲音回覆:「不管怎樣,我們都要在一起。」

 

饒是他們已盡量低聲細語,這些話還是被耳尖的領頭聽到了,他語帶諷刺地說:「好感人的友情和愛情啊,放心好了,我也不殺你們,我要你們眼睜睜看著你們的好友痛苦的捱過這一天,掉入絕望的深淵,哈哈哈哈.......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馬一副得遇知音的臉:「我懂了,這也解開了我自己心裡的疑惑,我之前對於要如何選擇一直舉棋不定,我老覺得自己其實挺中性的,並不是完全偏向某一方,我試想過自己是個男人或女人,似乎也都不違和。或許每個女人心裡都住著個男人;而每個男人心裡也都住著個女人。」

 

曉青臉上微微一紅:「如果我喜歡你,也是因為你是你,跟你選擇要當男生或女生並無關係。你要是想當男生,當然比較方便;如果你想當女生,我想我的感覺也不會變,就一起克服困難吧。」

 

兩人正講話間,沒注意腳下,小馬給絆了一下,竟然驚動了暗中活動的那幫人的黨羽。對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制伏了小馬,曉青投鼠忌器只好也束手就擒,黨羽立即通報了領頭並把兩人押解過去。其他人透過通訊設備都得知此一消息,包括小博士在內的人全都迅速趕到約定地點。

 

為了救他們,海柔想了一想,半晌開口說道:「計畫趕不上變化,我們提前去見領頭的吧,我有話對他說,這是著險棋,不過我們也只好賭上這麼一把了。」不顧大家驚愕的樣子,她大步率先走了,其他人只好懷著惴惴不安的心隨後跟上。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曉青正色道:「我認為喜歡一個人,是因為喜歡這個人本身的特質,跟對方的性別無關,就只是剛好喜歡這個人了。性別對我來說只是外在的一部分,就跟身高體重一樣,就算我喜歡上同性,並不表示我就是同性戀者。而我也不會用雙性戀者來定義我自己。我想賈寶玉和梁山伯應該能理解我。」

 

小馬越聽越覺得饒富興味,他完全沒有想到曉青竟然有這麼有趣的想法:「你提到的那兩位仁兄我倒也認得,怎不知他們竟然會是你的知己?」

 

曉青露出迷人的微笑:「賈寶玉呢,是大家都耳熟能詳的了,就算他再怎麼鍾情於林妹妹,世人對他的印象就是博愛,而且好像男女通吃,大觀園的姐姐妹妹們就不必說了,他另外和秦鍾、柳湘蓮要好,也欣賞北靜王。但我覺得,賈寶玉只是特別能夠欣賞人的美好陰柔特質,而這我想在男女身上都有。」

 

小馬聽著聽著,想到自己小時候。是呀,在還未經世事的年代,喜歡一個人是很簡單和單純的事,也沒有去意識到對方的性別,就是覺得興趣相投或相處愉快,就像自己跟那四個夥伴,怎麼長大了之後,卻平白生出了那麼多條件、規矩?

 

「梁山伯以為祝英台是男生時,就跟他形影不離;後來得知祝英台其實是女兒身,是不是真的喜出望外,我不知道;或者他就是單純喜歡上這個人,原本是祝兄弟,後來變成祝妹妹,對他來說其實是沒有差別的,只是正好符合當時的主流觀念,比較方便罷了。」

文章標籤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七個人分成三組:大個兒和小博士一組,負責拿下中控室和取得通訊設備供大夥兒使用;黑豹、迷你和海柔一組,伺機搶奪保險箱;小馬和曉青一組,先想辦法找出動向不明的敵人,並伺機支援其他人和保護民眾的安全。大夥兒便分頭行事去了。

 

大個兒和小博士一出馬便得手,拿下中控室並取得通訊設備供大夥使用,並由小博士留守中控室,大個兒接了其他任務去了;小馬和曉青原本不發一語仔細地搜索各個空間,後來曉青打破沉默,開口詢問:「你還好嗎?」小馬嘴邊扯起一絲笑容:「我沒事。」一會兒又擠出一句:「妳這樣裝扮很好看。」「我猜我現在問你想選擇男生或女生這個問題不是很適當吧?」小馬笑了出來:「說來好笑,其實這個問題我本來一直猶豫不定,連到了醫院我也還沒完全拿定主意,直到……」小馬忽然臉微微一紅,說不下去。曉青用眼神詢問,小馬才略帶羞赧地說:「直到我看到妳。」

 

曉青給了個心領神會的笑容:「其實你那時候盯著我看,我並不是沒有感覺。」

 

「妳沒想到我可能會選擇跟你一樣的性別嗎?」小馬促狹地笑著。

 

「那又怎麼樣?」曉青笑著反問。

 

小馬一時語塞,過了一會,緩緩吐出:「妳喜歡女生嗎?」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時迷你開口了:「要不我先回去探一下?你們也知道我動作快,萬一怎麼了我一個人也好脫身。」不給其他人有說不的時間,迷你一把抄起海柔所畫的醫院簡圖,一溜煙的回到診間附近,又四處仔細地觀察了一下狀況,內心稍事盤算之後,趕忙回去跟其他人會合。

 

迷你露出少見的嚴肅神情,認真地說道:「剛剛他們發動攻擊的時候,我和小馬正好在現場,那時我們就快速觀察過了,他們總共有十名。現在的情況是,我看到除了那個領頭的坐鎮在診間裡面之外,另外九人只留下二人守衛,其他的可能派去執行其他任務。依我探勘的結果,中控室一名、屋頂一名、貯藏室二名、培育室一名、醫院門口一名,但還有一名我不確定在哪裡。」

 

聽到迷你這麼說,海柔似乎微微鬆了口氣,說道:「以這配置看來,表示他們對醫院的作業流程並沒完全掌握,情勢對我們還算有利。不過還有一個人動向不明,我們要特別小心。」

 

接下來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我們聲東擊西,把人引開診間,然後伺機搶了放藥劑的保險箱?」「他們領頭的坐鎮在那裡,看起來不會隨便離開,如果我們引起騷動以致群眾驚慌亂跑,我擔心他們會任意開槍傷及無辜。」「假裝我們是要投誠的,趁他們不備搶保險箱?」「他們看起來是訓練有素的一支小組,默契似乎不錯,我不認為我們能輕易得到他們的信任。」說著說著迷你焦躁起來:「通通都不好,那到底還有甚麼辦法可想?你們不要只是打槍,也幫忙想想啊!」

 

這時小博士開口了:「其實假裝要投誠的確是個辦法,問題是如何取信他們。」她看了小馬一眼:「不過如果被他們看到小馬,知道我們有藥劑的需求,恐怕很難相信我們是真心贊成他們的主張。我有個計劃,請大家聽聽看。」

 

小博士說了她的計畫,大家沉思良久,覺得破綻不大,應該可行,就決定分頭行事了。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但藥劑要去哪兒找呢?五人毫無頭緒,正七嘴八舌間,剛才有一面之緣的女孩和那名時尚專家竟然也逃到樓頂來,只見黑豹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迎向女孩問道:「曉青你也來啦?剛剛來不及跟你打招呼。」其他人都嚇了一跳,忙著追問她們是怎麼認識的。黑豹撇撇嘴笑說:「這傢伙老跟我搶青少年自由搏擊組的冠軍,我們交手過不少次。」接著又有點喪氣地說:「幾乎都是她贏,變成女生也比我正,真是氣死我啦。」只見曉青先是微微一笑,接下來正色道:「玩笑的話等會再說,你們應該跟我們一樣想要阻止他們吧?」大個兒搶先說:「當然,不過我們要先取得藥劑,小馬還沒接受注射呢。」邊說邊用手指著小馬。

 

曉青看了小馬一眼,轉頭跟那位時尚專家稍微交頭接耳了一下,只見時尚專家露出有點為難的神情,然後輕輕點了點頭,曉青轉向大家說:「這位是我的阿姨,她叫海柔,她長年在這間醫院服務,所以清楚這醫院的地理環境,如果想順利取得藥劑並全身而退,沒有她的協助幾乎辦不到,她剛剛已經答應幫忙了。」這時迷你不等大個兒開口,搶先說了:「這一去恐怕前途凶險,海柔這個樣子,有辦法跟著我們甚至幫忙嗎?」曉青忍不住笑出來:「我就知道有人會被她的外表騙到,我的自由搏擊可是她啟蒙的,中學之前都是由她訓練。」

 

不等其他人繼續發表意見,海柔開口了:「目前的當務之急,是先取得藥劑。依我所知,醫院的作業流程,是事先確定各地區當天滿二十歲的人,然後會準備相同數量的1號和2號藥劑,一過午夜12點,便由嚴密的保全護送到各區的性別醫院,並由同一批保全人員將藥劑移轉到醫師的診間,而且藥劑是持續保存在上鎖的保險箱內,每輪到一個人確認所選擇的性別之後,醫師才在保全的注視下開箱取出1號或2號藥劑,除此之外,醫院內恐怕沒有其他的備料或庫存。」海柔邊說邊畫出醫院配置的簡圖。

 

這下至少可以確定診間一定還有藥劑,而且在上鎖的保險箱內,暫時是安全的,不過如果被那些人知道了,一定會想辦法毀掉那些藥劑,但現在診間附近被他們以重火力看守,要怎麼接近甚至取得藥劑呢?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排了一會兒,開始輪到他們,大個兒搶了先,過不多時便出來了,藥效其實要24小時後才能完全發揮,但看起來似乎已經有點不同,多了幾分英氣。接著輪到小博士,也是費時甚短,然後是黑豹、再來是迷你。

 

迷你出來了,輪到小馬,他正要步入診間,這時忽然槍聲大作,「通通都給我趴下,然後不許動!」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還反應不過來的時候,又是一陣槍響,大家只好趕緊趴下。小馬打量了一下說話和開槍的人,有一夥穿黑衣的歹徒共有十人,剛剛開口的人看起來像領頭的,領頭的開始發表他的言論:「你們覺得合理嗎?目前這種詭異的制度,滿二十歲當天到醫院選擇性別?剝奪每個人二十歲之前的性別,美其名是為了保護未成年人,其實只為了方便管理,這根本是......

 

小馬正在轉著念頭,思考要如何脫身之際,迷你向他使了眼色,兩人立刻互相心領神會,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後,小馬一個箭步打滾向前,撲向最近的出口,迷你使出聲東擊西之計,邊掩護小馬邊趕上。這時換裝完畢的大個兒、小博士和黑豹也從另一端的出口現身,兩人急忙前去會合,然後五人很有默契的往建築物的樓頂奔去。

 

衝上樓頂,找了個勉強可藏身的地方之後,五人開始討論。看起來是反對目前性別制度的組織,想要凸顯他們的主張,所以佔領了醫院,不但想摧毀培育室,還要當政者廢除目前的性別政策,否則他們就把所有的相關設施及性別藥劑都銷毀。為了小馬,至少要想辦法先弄到一劑藥物,過了眼前的困難再做其他打算。

文章標籤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孩子平安健康的成長了,身邊有一群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好友。大個兒,是五人中身材最高壯的、熟悉各類交通工具;迷你,當然就相反,身形靈便、點子百出;黑豹,是個運動健將、搏擊高手;小博士,智力高超、聰穎過人;孩子自己擅長電腦網路、有一雙巧手,朋友叫他小馬蓋先,後來為了省事便直接叫小馬。

 

轉眼間,小馬和好友們明天就要滿二十歲了,一夥人都很興奮。大個兒老早在嚷嚷要當男的;黑豹說自己有少女心;迷你,不在意自己的身高,也決定要當個男子漢;小博士,沒有明說過,但看他和大個兒的相處狀況,也可以猜得出來。孩子呢?想了想,自己好像沒有深刻思考過這個問題;或者應該是說,各有各的好,很難定奪,但內心隱隱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這天到了,五人一大早就一起動身到醫院去,這間醫院並不是醫治一般疾病的醫院,而是專門注射性別藥劑的性別醫院,每個地區只有一間,不能跨區求診。但他們並不是最早到的,已經有不少人排在他們前面。來到吳醫師的診間門口,這時正好有人出來,是一個清麗脫俗的女孩兒,露出喜悅的笑容,身上還穿著跟他們一樣的中性服飾。有一位看起來頗為時尚的女性來接她,原本以為是她的家人,沒想到是時尚專家,要帶她去做全身改造,包括髮型、妝容和服飾,這是國家送的成年禮,滿二十歲到醫院選擇性別之後,都可以得到相應的處置,讓他們帶著喜歡的樣子走出醫院。

 

小馬目不轉睛地看著女孩,久到引起好友們和女孩的注意,女孩大方的對他笑了一笑,就跟時尚專家走了,小馬還癡癡望著她的背影一會兒,直到大個兒揍了他肩膀一拳,才把他帶回現實。「這下你的選擇變得簡單了!」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言:未來的人類,出生時沒有性別,可以慢慢決定,但最晚要在二十歲之前,否則就會一輩子當無性人。

 

充滿期待又略為焦急的一對男女,站在一個人造子宮前面,目不轉睛地盯著醫生的動作,因為他們的孩子,即將誕生在這個世界。

 

時間來到西元2100年,在這個時代,人類是在醫院的培育室孕育並出生,在培育過程中,每個人最後一對染色體都受到抑制,所以造成每個人出生時都沒有性別,一直到孩子年滿二十歲,選擇性別為止。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避免孩子受到性侵,或是青少年未婚懷孕,又因為性別由自己決定,所以也不會有性別認同障礙的問題。

 

父母把孩子帶回家養育,並讓孩子自由發展性向。但孩子們未滿二十歲之前,其實是有一些限制的,衣著方面,不能做男裝或女裝打扮,必須一律穿著中性服飾,這也便於各場所控管客戶是否可以進入,並避免成年人誤與未成年人性交的風險,違反者都將受到嚴厲的處罰。

 

等到孩子滿二十歲的時候,可以自己選擇想成為男生或女生,這時他們就要到醫院去,醫生會幫孩子注射性別藥劑,想成為男性就注射1號藥劑, 想成為女性就注射2號藥劑,如果錯過了時間,那就得一輩子過著無性別的生活。

文章標籤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寫在前面:為了顧及LGBT各族群,以下用Ta來稱呼他/她、用Ni來稱呼你/妳。

 

如果說,有所謂的安慰失戀金句排行榜,我想下面這句話就算不是第一大概也是第二:「Ta失去一個愛Ta的人,Ni只是失去一個不愛Ni的人,這是Ta的損失」。但是對我來說,這句話根本天大謊言,而且完全是在自欺欺人。

 

大部分的人應該不會極端到「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這樣的程度,畢竟我們多半是庸庸碌碌的中道人士。話雖如此,我們還是有好惡,喜歡的想接近,不喜歡的想遠離,這也是人之常情。

 

用這樣的邏輯,再去想想那句安慰失戀金句,就知道是個笑話了。

 

如果今天是我不愛了,我只希望能好聚好散,Ta不要變成恐怖情人,給我偷跟蹤或是勾勾纏,我就謝天謝地了,「失去一個愛我的人?」WTF,我只覺得是擺脫一個累贅,更狠的說法就是丟掉一個廢棄物,這是我的損失?不要笑死人了好嗎?

 

至於「Ni只是失去一個不愛Ni的人」,也是鬼扯,明明就是「我失去了一個我愛的人」,輕則流淚嘆息,妄想對方會不會忽然回心轉意、賜給我復合的機會;重者失魂落魄,寢食難安、行屍走肉長達數月或更久。只靠催眠自己這是失去一個不愛我的人,效果恐怕趨近於零。

 

Ni說,上述那些正面思考的說法被妳批得一文不值,妳這麼負面,那到底要怎麼安慰失戀的人?其實失戀的人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陪伴。視對方個性來因材施教,看是要陪哭陪罵還是陪喝酒。對於相關話題,可以考慮採取施主席的三不政策:不主動(提起)、不拒絕(討論)、不負責(判斷)。轉移和跳脫,應該也是不錯的選項,不過這就只能靠自己,別人是幫不上忙的。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民事訴訟法第 532

債權人就金錢請求以外之請求,欲保全強制執行者,得聲請假處分

假處分,非因請求標的之現狀變更,有日後不能強制執行,或甚難執行之虞者,不得為之。

 

大家或許知道,以前我們的法條都是抄日本的,所謂的「假扣押」、「假執行」和「假處分」,意思可不是我們平常所認知的「真假」的假,而是有「暫時」、「預先」之意。例如你向他人購買不動產,但對方可能一屋二賣,你為了之後可以取得房屋所有權,在請求移轉登記的訴訟還未確定以前,可以先就該房屋所有權,聲請法院為禁止債務人處分的假處分裁定,以避免債務人在訴訟進行中,將房屋所有權移轉給第三人。至於定暫時狀態之假處分,往往是在有繼續性的法律關係,例如藝人和經紀公司的經紀約,對於合約內容或是效力有所爭執,在訴訟進行中,請求法院先定暫時狀態,比方不准藝人公開表演或另與他人簽約等等。

 

「我覺得我們沒辦法再繼續下去了。」隔著桌子,妳面無表情地拋出這句話給我。我不能接受,苦苦哀求,想要挽回這種局面,請妳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動之以情、訴說著過去的美好時光;誘之以利、保證未來一定會對妳更好。或許是受了我的誠意感動,也可能是想快點擺脫我,妳勉強答應我,分開是暫時的,這段期間不會和其他人交往,但妳要求暫時不要打擾妳,讓我們彼此都有冷靜思考的機會。

 

為了不讓妳煩,我努力克制自己想跟妳連絡的衝動,我認真的想過給妳時間,等過陣子妳一定會回心轉意。真的很想妳的時候,只敢發個含蓄的問候簡訊,害怕Line的已讀不回,會讓我更胡思亂想。

 

某天忍不住點了妳的臉書,「穩定交往中」這五個字狠狠地刺中我的眼球,親密的合照,簡直要把我閃瞎。日期,就在妳要求和我分手的第二天。

 

不是說我們關係照舊?不是說暫時不會和別人交往?我以為是留職停薪,沒想到早就被開除。

 

我終於了解,沒有「暫時」分手這種東西,分了就是分了。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想再訪澎湖這個願念放在我心裡很久了。

 

距離上一次造訪澎湖,已經有二十四年之久(以古代的時間計算法就是兩紀了),那是在大三升大四的暑假,也就是傳說中的畢旅。坦白說我已經幾乎記不得了,僅剩的淺薄印象,只有很瞎的吉貝沙灘露營(沒有真的搭好帳篷,只有簡單搭了像遮陽傘般的外帳,就算是夏天,第二天早上還是差點被凍醒)。對於一件這麼重要的事卻沒有留下太多痕跡,我是不能忍受的。嗯!再去看看吧。又很無賴地把旅遊規劃都推給另外兩個朋友,自己什麼功課也不做(不過這次是因為工作太忙,我累到連她們給我的行程都沒空研究)

 

同行的,是四年前去馬祖的原班人馬,這次高雄的朋友美季仍舊要帶兩個拖……呃,是小跟班,不對,也不算小了,一個要升國中、一個要升高中,不知道她們會跟到哪一天。

 

一行五人,分成兩組,我和宜蘭的朋友小好從松山機場出發,高雄的母女三人自行從高雄出發,再到澎湖會合。我們的行程安排得不算太好,一般澎湖旅遊大概是三天兩夜,早上出發晚上回台;我們卻是晚出早歸,硬是在澎湖多住一晚,不過費用還算便宜,總之只要隨遇而安便是樂趣。

 

我們是傍晚六點出頭的飛機,不過誤點了,但勉強算因禍得福,反而和高雄的夥伴幾乎同時到達。旅展的機酒行程不含任何接送和供餐,所以我們上飛機前就和當地的計程車司機約好了,我們住的是民宿「窩私旅」,司機許先生一時不清楚那個地方,到我們說了它是原本的「祕境」改名之後才恍然大悟,還很好心地勸我們先到民宿放下行李再到市區,從機場到民宿就不收我們費用了。送我們到市區後,許大哥還順便介紹了餐廳才離去。因為我們到達時已接近八點半,還怯生生地問老闆娘這時間收不收客。老闆娘不但熱忱地打招呼,還推薦了我們幾道美食。

(謎之聲:還好這裡不像馬祖,餐廳做生意還挺熱絡,老闆娘頗親切)

          

充個飢之後,我們就在附近的夜市逛逛,有個小噴水池,還有水舞表演。夜市外觀是渡輪造型,頗富趣味,不過裡面有點悶,逛不多時便出來了,離去時我們人手一支仙人掌+蘆薈冰淇淋。

 郵輪造型的夜市    

回到民宿,這時才有時間好好打量它,公共空間給人的感覺不錯,像是客飯廳的型式,讓我也挺想把小美窩弄成這樣。房間不大,但還算乾淨清爽。明天可是這次澎湖行的重頭戲,要和歐船長出去玩一整天,還是早早上床安歇為是。

 31474_4490790927368_1220422888_n    

早上七點半,許大哥來接我們去碼頭,還幫我們買了有名的飯糰當早餐。到了之後離約定的時間還早,我們邊悠閒地吃著早餐邊欣賞碼頭風景。同團的遊客陸陸續續地來了,過不多時,號稱澎湖馬如風的歐船長到了,甚麼也沒說地就把大家帶上船。在碼頭等候時,隔壁有另一團,聽著工作人員詳盡地解說,反觀我們這團完全沒有,我和美季、小好面面相覷,硬著頭皮上了賊船。

    

等大家上船坐定後,歐船長終於啟朱唇、發皓齒,開始跟團員們話家常,然後順便解釋他從來不在上船前做說明,都等大家上船後逃不掉了才講。第一個行程是海釣,歐船長在船艙裡說明,在艙外的我們其實甚麼也沒聽到,反正我也沒抱甚麼指望,不過就嚐個鮮罷了。歐船長撂下狠話,沒釣到魚的男生,晚點要自己游回碼頭。裝上了蝦肉做的餌之後,就把釣竿慢慢沉入水裡。沒想到小魚們立馬上鉤,簡直不需任何技巧和力氣,或許是初學者的幸運吧。隨便釣釣竟然也有五尾,還不包括已經釣離水面卻被命大逃脫、以及偷吃了我的餌但來不及拉竿的。

    

接下來是網抓蟹老闆,我們只遠遠旁觀,等歐船長和工作人員把先前定置的網拉上來。漁獲不多,但還算有隻大螃蟹。

 

 600597_4490788247301_1750563699_n    

回到碼頭,我們早早吃午餐,午餐除了新鮮的小管外,還有煙燻滷蛋,汆燙鮮蝦,以及一大鍋海鮮麵,其他的忘了。吃飽之後,歐船長叫我們大家搬來竹躺椅,略事休憩,為下午的活動儲備精力。不過我向來是不午睡的人,閒不住地自己一個人跑到外面頂著豔陽拍照。拍著拍著赫然發現中午的海面與早上相比,下降了有三個輪胎之多。

1016873_4490789687337_1338373126_n   

等其他人睡飽了之後,又到了冰品時間,再度人手一支仙人掌+蘆薈冰淇淋,對照外面的艷陽,吃來比昨天的更加可口。這時帥氣的澎湖馬如風再度現身,我們又出航了。

   

下午的行程有三個,分別是浮潛餵魚、潮間帶踏浪和牽罟。這時我開始埋怨自己的愚蠢,沒有先把泳衣穿在裡面,也沒在碼頭換好。本來想就硬著頭皮穿著身上的衣服下水,不過在我戴上蛙鏡和呼吸管練習用嘴呼吸之後,忽然覺得頭暈不舒服,也就只好忍痛放棄,內心不禁慶幸好在幾年前去綠島玩耍時已經體驗過浮潛,不然就遺憾了。

    

遊船繼續開到中途島,我們要來牽罟了,大夥兒同心協力把漁網拉上岸,漁獲不多,大部分是河豚和箱河豚,船長也大約做了介紹。接下來是挖海瓜子,非常公平地,歐船長先前也順帶警告過了,沒挖到海瓜子的女生,要自己走回碼頭。我屢挖不獲,不禁邊挖邊抱怨一定都被澎湖的媽媽姐姐挖走去貼補家用了。船已經來接我們,可是我們這小組幾乎毫無所獲。歐船長看到我們,不禁啞然失笑說我們選錯地方,在他指點之下,胡亂挖了20餘個,雖然跟別人的一百多個完全不能比,至少勉強保住面子了。

 

  

再度回到碼頭迎接點心時間,有炸魚(早上我們自己釣起的)、花枝丸、炒海瓜子,以及一大鍋紅蟳粥。有吃有玩,價格又實惠,頗為心滿意足。

 

接下來我們先回民宿梳洗後,又趕著出門追逐夕陽。我們來到澎湖熱門景點觀音亭,繞了整整一大圈,經過西瀛虹橋再回到入口。時間已經晚上七點多,也該準備覓食了。因為大家都不太餓,就到四眼井附近買了藥膳蛋和豆干、市區買凍飲、媽宮買名產、小7買啤酒,然後回到我們可愛的民宿休息去了。安頓了那個兩名跟班之後,美季照例到我和小好的房間來個women’s talk

           

  

第三天早上,我們決定展開自選行程。先到鐘記燒餅吃了早餐後,就前往租車店取車。這裡簡單介紹一下,依澎湖縣觀光地圖看來,湖湖的行政區域可分為馬公市、西嶼鄉、白沙鄉、湖西鄉、望安鄉和七美鄉。我們的民宿位於馬公市東北角的東衛附近,穿過湖西鄉的西邊,經過中正橋就到白沙鄉。我們首先要造訪的是通梁古榕,途中經過澎湖水族館的標示,我就吵著回來時要去玩。

   

通梁古榕饒富趣味,以下內容引述自澎湖縣觀光地圖:「通梁古榕位於白沙鄉通梁村保安宮前,樹齡已逾三百年,是澎湖的珍貴老樹。由於氣根不斷形成枝幹,向外擴展,因此覆蓋面積廣達六百六十餘平方公尺,遠觀極像一把大傘,蔚為奇觀。」離了這兒,經過跨海大橋後,趕赴下一個景點,名喚「二崁聚落保存區」,以下內容也引述自澎湖縣觀光地圖:「二崁位於西嶼鄉東側,擁有四百多年的歷史,聚落的空間形式保有許多傳統特色,村內最著名的縣定古蹟陳家古宅規模為澎湖之冠(月亮註:所以只有陳家古宅要另行購買門票,其餘是免費參觀)。走進二崁村可別只有走馬看花,這裡每門每戶都如同一個小型博物館,古早味十足且各具特色,不禁讓人遙想當年,緬懷二崁歲月風華。」午餐我們就在池東的一間餐廳用餐,是當年經國總統集不少高官造訪留影之處,不過坦白說菜色在我吃來並無特別之處。

           

回程我們又經過跨海大橋,小好堅持要在附近的易家冰品買了號稱第一家的仙人掌冰,味道果然醇厚。接下來我們就到澎湖水族館參觀。如果有去過屏東海生館,其實大概差不多,只是規模較小,但還是頗有可觀之處。我買了幾件頗具紀念價值的特色T恤,更是開心。

   

在晚間的夜釣小管活動之前,我們還去排隊買了炸蛋蔥油餅,也擠出時間走訪了風櫃和蒔裡沙灘。好不容易等到約定的時間,看到老五穿著雨衣前來,有點不祥的預感。他向大家解釋,因為天候不好,不確定是否能準時出發,得再看看情形。幸而天可憐見,在枯候了二十分鐘之後,我們還是一齊前往碼頭搭船。我仍然選擇待在船艙外,涼風習習,讓人忘卻不快,十餘分鐘之後,小船到達一個海上平台,也就是老五海上招待所。分別就座後,老五和工作人員就陸續端出好料,從打頭陣的討海人麵線和魚塊(愉快)湯開始,接下來是烤牡蠣、炒絲瓜、五更生蝦、炒海香菇、炒海菜、炸蝦餅等共八道佳餚,酒足飯飽之後(酒要自備)就要開始夜釣了。

 

和昨天使用蝦肉不同,今天是使用擬餌來釣。我和小好共用一竿,輪到我時,覺得釣線有點纏住,老五來幫我解開時,就順便釣到一尾小管,身型頗巨哩!不過今晚大家手氣不太好,好像只有另外一兩人有釣到,而且比我的小尾得多。在夜釣的尾聲,老五關了燈讓大家享受一下夜景,很可惜的是因為天候不佳,所以本該滿天繁星的景像變得只有零零落落兩三顆。

 

隔天早上,我們又到早餐街去買早餐,然後就去還車。車行的人用原車送我們到機場,就此踏上歸途。

 

這趟澎湖之旅,我記取了先前去馬祖的教訓,整個包得像採茶姑娘,所以雖然沒抹任何防曬產品,幸喜不曾曬傷,體重也控制了,沒有爆增,總的來說可以算是一趟美好的旅程。沒想到卻在回程的飛機上,碰到我經歷過的最大亂流,真的有搭乘雲霄飛車的驚魂感。下了飛機之後,一接觸到陽光,我的變色T恤上的小丑魚和海葵就出彩了,連忙請同伴幫我拍照留念。

    

應該好一陣子不敢搭飛機了吧!

 

 

後記:一玩回來就立刻看到商周的這篇文章,不免有些感傷,也擔心自己成了幫兇,大家一起思考吧。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點熟的朋友應該都看過我的壞小豬單元,壞小豬有個小名叫阿錢。阿錢小時候很愛姑姑,不過漸漸長大以後變得有些彆扭。所以上次妹妹一家去弟弟家拜訪,我沒有隨行,但聽說阿錢有問起「二姑姑怎麼沒有來?我想二姑姑。」讓我窩心好久。

不過後來阿錢被問到「你上次不是說很想二姑姑嗎?」的時候,這小子竟然回答「可是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又害我悵然若失。

星期天弟弟帶小豬回奶奶家,我開心得不得了,不計前嫌地做了阿錢在年夜飯說好吃的鹽烤松阪豬。不過心胸狹窄的二姑姑,還是酸了他一下:

「你現在都不會想二姑姑、都不愛二姑姑了齁?」

小豬露出被逮到小辮子的羞赧表情、又有點無奈和惱羞成怒:

好啦好啦,我愛妳啦。」

後來聊到妹妹的兒子這陣子有評估為了升學的關係,考慮要住到奶奶家來。我又逗弄小豬:

「阿錢你以後長大了要不要來姑姑家住?」

「不要!」回答得有夠給它迅速確實,雖然在我意料之中,心裡也不禁小小不悅,阿是不會用你的招牌台詞

 

""

 

稍微敷衍我一下咩?不過接下來小豬立馬說出他的理由:


因為我又不能跟妳結婚啊!

聽到這裏,全家人都捧腹大笑,小豬啊!你實在是太可愛了,姑姑會一直愛你的(不過真的不會向你逼婚啦!噗~)

文藝青年  阿錢的校外教學  阿錢踢足球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好啦

我要說的

當然不是這位老兄所犯過的最著名的錯誤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又看到一則莫名其妙的新聞

某男對某女同事一見鍾情

就開始死纏爛打地猛追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前兩天又有一則令人痛心的新聞

有一對父母把年僅十個月大的女兒交給乾爹代為照顧

後來小嬰兒開始哭鬧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因為上個月底才趁弟弟回國時辦過家族聚餐

所以前幾天接到弟妹的電話

邀請我們和壞小豬吃飯

我和亮媽都喜出望外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這是我今天凌晨作的噩夢

個人覺得很恐怖

膽小的人請不要往下看了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