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角的拼圖

「沒錯,妳說出了我想說的話。」我思索了一下,慢慢說出:「其實我一直覺得,人就像是一幅拼圖,他對人、事、物的記憶,構成了他這個人。他記憶中最重要且牽連較廣的部份,比方他的家人、愛侶、親密的朋友、工作等,就是拼圖的主要構成部分,是辨識一幅拼圖不可或缺的;而其他比較次要、不相干的部分,就是拼圖中邊邊角角的地方,缺少的話雖然不好看,但並不會影響構圖。」

「記憶像拼圖?」她很感興趣地聽著:「真是有趣的說法。」

「我在想,妳記憶中有關K的部份,真的被我消除了嗎?那麼代表那塊記憶的拼圖到哪裡去了?」

「依照你的說法,K只是塊邊邊角角。」她扁扁嘴:「沒了他對於我的生活簡直沒有影響,我之前的淚濕枕畔到底算什麼呀?」

「那叫少-女-懷春-」我故意把少女兩字拖長,挖苦她一下,「不過我也還搞不清楚,這只是我的一些想法罷了,到底是不是這樣,我也不敢肯定。我甚至還不確定我是不是真有這種能力呢!」

「我們光在這裡討論也不是辦法,不來實際演練是不行的。」她堅定地說:「我們快走吧!」說完就拖著我走出那家咖啡店。

說實在的,連我自己都很好奇,確認一下應該不會發生什麼太嚴重的事吧!事到如今,我覺得自己已經無法回頭了。


luna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